安徽界首市:公园大地项目被殴民工收到二百余万出具谅解书

摘要:安徽省界首市公园大地项目的农民工,从2017年到2019年几年期间多次被驱赶殴打,2019年3月深夜多位农民工被打住院,一分钱医疗费不给还被威胁,4月份中央打黑除恶巡视组进驻安徽后……

安徽省界首市公园大地项目的农民工,从2017年到2019年几年期间多次被驱赶殴打,2019年3月深夜多位农民工被打住院,一分钱医疗费不给还被威胁,4月份中央打黑除恶巡视组进驻安徽后,农民工很快收到200余万“封口费”,无奈出具谅解书。


2013年,阜南县周道全带领一帮农名工兄弟,从老家来到界首市公园大地项目成为该项目施工总承包河北省第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和安徽省阜阳市明达路桥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周仲平下面的一个施工班组。

  

  一晃六年,一直到2019年3月24日被打住院,如今他从界首市公园大地项目工地回到自己家中静养一年多,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一直没有外出打工,提起这几次被打经过他记忆犹新。当说到被殴打的情景时眼角依然流露出一丝丝恐惧。“打我们的人就是黑社会!他们有组织、有预谋、有分工”他的声音提高了八度,是对黑恶势力的愤怒也是给自己壮胆。

  界首市公园大地项目是由界首市兴皖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皖公司)开发建设,该公司领导姜勇、丁敬山、杨志学等欲将承建人周仲平施工队撵走,由刚成立的关联公司安徽颍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接手施工,此后发生了一次一次暴力事件。

  周道全回忆当时的情况,2017年12月26日中午,兴皖公司副总康小冬、杨志学及部分员工和十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员手持棍棒和砖头对实际施工人周仲平的施工工人进行围堵、追逐,恶性殴打,暴力阻止正常施工,周道权、周国安、乔恩洲等工人受伤,其中周道权伤势极为严重,及时送医院抢救才一时保住了性命,报警后也未得到处理,又受到对方恐吓,出院后回到老家昼夜惶恐不安、精神恍惚,一个月后临近年关含冤而死。此事发生后,至今没有任何人被追究刑事责任,印证了姜勇对外宣称“在界首没有他摆不平的事,自己上头有人,打了也就打了!”的话。

  转眼到了2019年3月份,姜勇、丁敬山、杨志学、康小冬、姜才开会共同决定再次对公园大地项目周仲平的工人驱逐并把办公用房和工人宿舍拆除。

  

  2019年3月22日,秦卫东、晏军锋、王威海、杨诚飞、马浩南、史恩源等人组织集团公司部分内部人员加上姜才从阜阳市和康小冬通过其小孩舅栾峰从太和县纠集的几十个社会人员,分别乘坐小车和大巴车到达界首市。

  2019年3月23日,为保证驱逐和拆除行动的绝对优势和力度,姜勇、姜才、丁敬山等人商议决定再从公司的其他项目工地调一些人过来,与前一天来到界首的几十人到公园大地项目工地集合。

  当晚10点多,秦卫东坐在杨诚飞开的其宝马7系车上在公园大地工地门口把守,康小冬、晏军锋、王威海、史恩源、马浩南等人进入工地先将监控关闭,然后向袁奇奇、孙晓龙、韩昌等几十人发放橡胶棒,并将其他人员分别布置在地下车库等不同位置。

  晚11点多,姜勇、丁敬山、秦卫东发出行动命令,康小冬、晏军锋、王威海及纠集的所有人员立即开始围住工地办公室和工人居住的数间板房,敲门不开即破门而入,见人就打不分男女,追赶围堵殴打逃跑的,当时工人被打的叽哇喊叫,尖叫声、求救声响声震天,工人周道全、乔龙芳(女)、周培念被打受伤住院。

  2019年3月24日,这一伙人继续组织力量,按计划对公园大地工地上周仲平所建用于办公和居住的活动板房进行暴力拆除。

  当天下午晏军锋、王威海联系挖掘机,晚上六七点钟两台挖机开到公园大地工地附近待命。

  夜里11点多,在丁敬山、康小冬直接下令开始拆房,晏军锋、王威海即指挥人员和挖机开始拆除行动,丝毫不顾正在板房中睡觉工人的生死,进行碾压式的拆除!幸亏工人及时逃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工人报警后,警察出警未将施暴人员都控制住,只是将晏军锋一人带走,也未将挖机扣押。随后,王威海和马浩南请示是否继续拆,丁敬山、康小冬下令:拆!转眼间20多间共420平方米的板房及房内空调、办公设备、工程资料等物品全部毁损,造成直接损失几十万元,直接导致周仲平的工人无处安身,无法继续施工,无奈全部撤离,周仲平按合同约定的正常施工生产被非法剥夺,预期收益约两千万打水漂,并由此担负巨额债务。

  

  周仲平当天因有事外出不在工地逃过一劫,周道全、乔龙芳(女)、周培念等被殴打致伤住院,施暴人员竟然胆大妄为公然跑到医院威胁受伤住院工人,不但医疗费一分不给,还要继续施暴。工人被吓得胆战心惊哭诉:这比黑社会还黑社会!难道就没有人管吗?

  2019年4月初,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驻安徽,界首警方展开侦查工作依法抓获此次殴打民工强拆民工宿舍的违法人员7人,昔日张扬跋扈的姜勇、丁敬山、姜才、康小冬等人,在得知实际施工人周仲平和受伤工人周道全等去督导组举报他们时,急忙安排手下与周道全协商,给了周道全200多万元,并要求周道全给出具刑事谅解书以便减轻罪责。

  周道全给出具刑事谅解书给犯罪分子减轻罪责提供了依据,而周道全却称自己没有得到一分钱赔偿,给的200多万就是他在界首市公园大地项目工地干活应得的工钱,自己和工友的医疗费十几万都是自己出的,自己要是不出具谅解书这200多万的工钱兴皖公司一分也不给。

  周道全是周仲平下面的施工班组,工钱一直就是由周仲平支付,周仲平气愤地说:兴皖公司从2018年就想不给我们公司结算把我们撵走,私下给我们公司下面的各个施工组长谈判,瓦解我们公司的施工团队,比如说周道全我们之间算帐,我们公司还差他60万元,兴皖公司不通过我们公司直接给周道全结算本身就是违法的,我们公司也是不承认这个款项的,兴皖公司在为了减轻罪责的情况下给周道全200多万,显而易见这是“封口费”。

  “公诉机关只起诉了奏卫东、晏军锋、王威海3人,而对主要组织实施犯罪的马浩南、杨诚飞和被纠集来斗殴的头目袁奇奇(娃蛋)、孙小龙四人却未予起诉!更令人气愤的是,公诉机关对该起诉的三人建议处以一年二个月至二年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的量刑!”

  据了解,2020年5月18日上午10时40分许,由界首市兴皖置业有限公司开发建设的公园大地1#、2#楼及集中商业项目,一名外墙保温班组墙体粉刷工人肖恒钦,在对1#楼21层南侧阳台内墙粉刷作业中,从高处坠落至3层商业楼楼顶,经急救人员现场确认当场死亡。建设单位赔偿死者家属156万元。

  界首市兴皖置业有限公司,界首市公园大地项目建设单位,违反安全生产和工程分包管理规定,降低安全生产条件,对其开发建设的界首市公园大地1#、2#楼外墙保温专业工程直接发包给无资质个人,且未签订书面合同,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十五条第一款和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对此起事故负有主要责任,建议由界首市应急管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进行行政处罚;建议界首市住房城乡建设局对其违法发包行为进行相应行政处理,处理结果报界首市应急管理局备案。

  

  界首市兴皖置业有限公司为降低成本,追逐利益最大化,违约驱逐有资质施工单位,终酿恶果,赔钱并被处罚或许是姜勇的商业帝国即将没落的开始。


责任编辑 : Jack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文为澎湃新闻—法制与社会原创编撰,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分享至:
推荐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