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如房子住了5天被强拆 因被举报是隔断房

资讯 · 热点关注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吴静 字号 时间:2019-12-06 16:51    
摘要:前天才跟新室友一起吃火锅,没想到又要搬家,还有一些旧家的行李快递还在路上。刘芳(化名)搬入新家的第五天,遭遇了被强制拆除。 12月2日,正准备出门上班的刘芳,9点钟听到急促……

  “前天才跟新室友一起吃火锅,没想到又要搬家,还有一些旧家的行李快递还在路上。”刘芳(化名)搬入新家的第五天,遭遇了被强制拆除。

  12月2日,正准备出门上班的刘芳,9点钟听到急促的敲门声,随后家里突然进来了三位“不速之客”,穿着统一制服,配带专业相机,对屋子的各个墙面进行敲打和检查。

 

  询问后,她被告知房源被举报是隔断房,存在安全隐患,为确保居民居住环境安全需要拆除,限期3天内搬走。五分钟后,自如服务管家的电话拨进了刘芳的手机,跟她再次确认,“这间房子将要被收回,赶紧这几天看看其他房子”。

  一笔一划签完隐患(期限)整改告知书,刘芳仍没有缓过神,“选择签约自如,就是觉得它有保障,可现在却很有可能沦落到露宿街头的地步“。

  优化间的秘密

  11月底,刘芳在自如App上选择了一间四居室中的约22.1平方米南卧。朝青板块、离公司2.8公里、附近有商业综合体、配置彩电和大落地窗,这让她格外满意。

  看房半小时后,她便签下租房合同,不算服务费,押一付三共交了 18000 多元,按照合同,房子将在2020年11月到期。

  入住的第一个晚上,室友暗示她,“这间带大阳台的房间其实是客厅隔出来的。原本客厅的阳台,转而变为该房间独有的一个空间,但隔音效果不是很好。”

  原本不以为然的她,没想到合同正式生效后的第9天,就遇到了隔断房需要被强制拆除的噩耗。

  她开始回忆看房的始末,自如管家均未提到该房源为隔断间,而是换了一个高级词汇——优化间。不管是草根的“隔断间”还是山寨的“优化间”,它在行业内统称为“N+1”模式,是指将房屋中比较大的起居室、客厅经过改造后作为一间的卧室单独出租。

  彼时,自如管家告诉刘芳,“这堵墙是我们最新设计和升级的,嵌入衣柜,不仅实用还美观”。

  直到12月5日晚上,这堵墙被彻底拆除,刘芳才看清了这背后的一切,“卸下来的东西就是一些很简单的木板,但他们说墙是合格的。”

  乐居财经了解到,新式升级版隔断墙自带衣柜,成本在一万元左右,采用轻钢龙骨,但隔音效果不佳;未升级墙的成本仅五六千元,夹有玻璃棉和隔音棉,隔音效果更好。

  刘芳查看了租房电子合同,也并未发现合同上明确提醒租赁房源为隔断间,“这显然存在欺诈行为,并未告知所租房源为隔断房,侵犯了我的知情权,而且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被拆后,这个损失该谁扛?我该住哪里?”

  自如租赁合同第六条第三款划定,“因天然灾难、拆迁、市政革新等不可抗力导致本条约无法连续推行的,或因客观或不可归责于双方的缘故需调整房屋现有户型,导致本条约无法连续推行的,本条约自行排除,且双方均不负担任何背约义务,甲方应提供新的房源信息供乙方选定。”换而言之,自如通过免责条款,把风险转移给了租客。

  内部知情人士透露,“自如针对被拆迁租客的补偿方案,有的赔、有的不赔,一般是500元搬家券和一个月租金,并免费给租客换房。具体而言,解约后会显示解约明细和退费金额,体现公司违约金,搬家则以优惠券形式发放到用户账户”。

  自如管家还补充道,“处理隔断方面,市面上其他公司没有我们公司处理好,比如蛋壳和我爱我家相寓不会赔钱和承担搬家费用,顶多办理无责解约就让其搬走”。

  当下,不仅刘芳被困扰缠绕,她同个屋檐下的3个室友也担心房租之后会因此上涨。

  乐居财经从自如管家了解到,如果某一隔断房源被拆除,那么原本由各个居室协调而生的租金及成本平衡关系也将被打破,其余租客到期后,房租会有不同程度涨幅,以减小公司相应损失。而业主方面,自如仍将继续履行合同正常支付租金。

  自如隔断房占比三成

  两年前的这个冬天,北京市大兴西红门镇一场大火彻底阻绝了北京市实施“N+1”模式的可能。火灾造成19人死亡,8人受伤,这一事件成为北京市严格公寓监管、加快清退的导火索。

  自如首当其冲,CEO熊林曾发文回应称,“目前居住自如房屋的自如客,如果遇到任何情况和要求需要大家搬离,请大家积极配合:1、免费换租;2、免费搬家;3、提供一个月的房租作为搬家与误工补偿”。

  时过境迁,今年7月8日,《北京市住房租赁合同》《北京市房屋出租经纪服务合同》《北京市房屋承租经纪服务合同》三个合同示范文本,对违法群租等现象再次进行规范。再次重申并明确禁止隔断出租:以原规划设计为居住空间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等不得出租供人员居住。

  新合同的出台再次表明北京市政府对于N+1模式的态度,即明令禁止群租房、隔断房的存在。随后,自如等7家租赁服务企业和中介机构龙头企业喊出“不打隔断出租、不按床位变相分割出租”等十大承诺。

  事实上,在政策高压和监管零容忍的情况下,公开承诺“不打隔断”的自如仍“顶风作案”,误打误撞住在自如隔断间的租客也不止刘芳一个,客厅隔出“阳台房”的情况不断上演。刘芳住的小区里,自如今年发生了至少5起的隔断房被拆事件。

  9-10月,自如共3次因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而被北京市住建委处罚,涉及的房屋分别位于大兴区黄村镇DX00-0101-0801等地块、朝阳区万象新天地四区、朝阳区北京像素南区,违规行为分别为4室打隔断改为5室、6室打隔断改为7室和4室打隔断改为5室。

  无独有偶,除了北京,自如在深圳也出现过隔断房问题。深圳的姚女士曾在一栋自如公寓18层租住半年,去年9月台风“山竹”登陆期间,家里一面隔断墙突然倒塌。经过数月的协商,自如于今年1月赔偿姚女士近5000元。

  乐居财经登录自如app上,仍然可以看到打着“优化间”幌子的隔断间,管家仅会在看房视频的开头提到“优化间”,但并未提及墙面是否为实体墙。也就是说,对于隔断间的甄别方式,最有效方法只有通过实地约看敲击墙面进行鉴别。

  和刘芳同龄的的张哲(化名),毕业半年,互联网工程师。他也选择用自如app在同一个小区找房,但却发现小区里17平米以上的房源全都是优化间,且无法查询到户型图。此外,他还发现这个小区4居05卧、3居室03卧绝大概率也都是隔断间。

  张哲看了小区中2号楼和11号楼的三套房源,其中两套皆是优化间,该房间与客厅分离的一整面墙都是木板隔成,隔音效果差且剩余的公共区域仅供人走动。

  他向带看管家确认了房间是由客厅改造后的隔断间后询问,“租了这个优化间,是否会有被拆除的风险”,自如管家明确表示,“这个不用担心,除非被恶意举报,不然被发现的几率很小。在这个小区,自如旗下有近600套房子,超200套存在隔断情况。而且,并不是只有这一个小区,别的小区也有”。

  但在张哲的再三追问下,管家也不得不坦言,因为北京市严查隔断间出租的原因,所以此类隔断房还是有潜在被拆除的风险。如果租客比较介意隔断间,并且明确表示不考虑入住隔断间,我们将会推荐正常格局的房源。

  “N+1”模式利益链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对隔断房的监管,怨声载道又屡禁不止,打游击的局面始终没有缓解,背后反映了自如等长租公寓运营方对于利润的迫切要求。

  熊林曾公开表示过自如装修一套房子的成本是3万。那么这3万最后由谁承担?隔出一个优化间就成为一个新的收益点,以北京五环内市区一间自如优化间每月3000元计算,10个月便回收了这3万的成本。

  在蛋壳、青客等国内长租公寓选择赴美上市融资补血的当下,虽然熊林放言,自如暂不急于启动IPO,但不难发现它融资渴望。6月,自如完成B轮融资5亿美元,腾讯、红杉继续跟投。

  与此同时,“N+1”模式不仅是房东受利益驱使的结果,寻求低价房源的租客也是间接推动者。一方面,增设隔断,房东每月能获得高于正常房屋结构出租的租金;另一方面,此类房源能够拉低租房成本,保证租客可以承担起租金。

  据悉,自如已经建立好的隔断房,都是和房东沟通好的,“收房时候我们跟业主谈合同,如果做隔断租金高,我们给业主租金也高,如果不同意我们会跟业主签整租合同”。

  虽然北京的“N+1”一直没有被允许,隔断房始终处在灰色地带,很难根除。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隔断间出租不是群租房的原罪,它可以增加租赁房源供应,降低房屋租金,保障青年人基本住房权益,缓解供不应求对租金上涨形成严峻压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有效避免消防隐患, N+1模式能否成为一种过渡模式,在长租公寓行业更加规范之前,起到稳定房租价格和稳定市场的作用。

  市场还在完善,北京的租赁房源供应正在逐渐加大,租客选择范围也越来越多,当供需平衡后,那堵竖起来的“利益墙”将被推倒。7月20日,北京市住建委发布《关于优化住房支持政策服务保障人才发展的意见》,指出2017年至2021年新供应各类住房150万套以上,其中共有产权住房25万套、租赁住房50万套。

  2011年,左晖意识到互联网信息时代的到来,如何整合用户租房以及未来生活一系列的服务需求,他创立了自如网。企查查显示,左晖仍是自如背后实控人,占股94.6%。

  经过8年发展,自如房源数量已经突破100万间,作为长租公寓“龙头”,它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对于“N+1”的处理态度都被市场紧盯。

  据负责刘芳和张哲所在的朝阳某区域房源出租的自如管家透露,这个片区以大户型为主,因为周围商业综合体开业之后,需求比较大,之前收隔断房挺多。现在公司按照之前与业主签合同时间长短排序,慢慢挨个拆,进度没有那么快。业主跟我们签合同比较早的我们已经拆完,比如5号楼和11号楼。

  换而言之,自如对外出租的房源中,仍有一批未到期房源(与房东合约未到期)存在设有隔断间继续租赁的情况。

  近期北京群租房整治节奏加快,通州、大兴等区域都在严打,自如在这两个区域的隔断房全部拆除完毕。今年新收取的业主房源不再另设隔断,并按照计划对现存隔断的房源进行有序、稳妥地拆除。

  而今,刘芳家门上还贴有一份关于尽早搬离隔断房的《告知书》,她与自如方协商补偿方案,给自己争取到了500元搬家券和一个月租金,并换到了同小区的另一间出租屋。在房间被强制拆除的十分钟后,她发了条朋友圈,“恍惚又清楚地发现自己也是流浪人,祝自己找到真正的小窝”。

责任编辑 : 吴静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文为中国经济网原创编撰,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分享至:
推荐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