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之野吉晓祥:民宿不是“一夜情”

酒店 · 态度人物 来源:迈点网 作者:吴静 字号 时间:2019-06-20 17:02    
摘要:在城市里呆久了,你就会发现,对乡下所有事物都有一种美好的向往:推开窗,或者漫步到河边,一幅幅美景,就像莫奈画中走出的花园。 欣赏着大乐之野的宣传视频,脑海里浮现的却……

       “在城市里呆久了,你就会发现,对乡下所有事物都有一种美好的向往:推开窗,或者漫步到河边,一幅幅美景,就像莫奈画中走出的花园。”

  欣赏着大乐之野的宣传视频,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张小娴在《我的爱如此麻辣》中的体悟, “我才明白,跟心爱的人一同为海边的一座民宿与落日徐晖下的散步而努力,这样的爱绝不会比不上一段爬满眼泪和伤痕的爱情。深情不见得一定要用复杂的东西去证明,就好像考验一个厨师的,往往是最简单平凡的食材:一个鸡蛋或是一篮子马铃薯。”

  这种返璞归真的野性呼唤,或许就是那么多人向往乡村生活、甚至愿意放弃城市工作到乡村干民宿的原始冲动。然而,当民宿变成一门生意,情怀被放在商业的大火上炙烤的时候,少年的初心是否依然坚挺呢?

  “从2013年第1家店开业到2019年,整整6年了。在这6年里,很多人说我忘了初心——我们从一个做民宿的小民宿主变成了一个开了11家店的公司。其实,我想说的是,干民宿这件美好的事情,不一定‘只做一两家店’,也不一定‘要老板每天都呆在民宿里面’。”

  第一次听到这段话,我便决定邀请说话的人来做《大家》,不为别的,只为他和他的团队把“小而美”的民宿坚持做下去了、做红了、做大了。而这个人便是网红民宿品牌大乐之野的合伙人/CEO吉晓祥。他也是《大家》首次面对面采访的民宿创始人。

微信图片_20190618174145.jpg

吉晓祥,大乐之野合伙人/CEO、 莫干山民宿学院院长

 

Chapter 1

/

民宿不是“住一夜”的工具

  自去年8月15日,被华住集团收编以来,花间堂已经从景区开始“进城”——今年5月在北京开设的首家城市酒店,却以明显的现代感、千元的房间价格、米其林厨师等特征,与过去的花间堂形成鲜明对比。而试水一年后,万豪国际集团于今年4月末,宣布计划推出自己的民宿短租服务Homes & Villas,加大对短租业务的投资规模,正式进入共享住宿市场。

  如果把两则新闻放在一起,圈内人不难看出“标准住宿和非标住宿的交融越来越明显、深入”。但在圈外人(消费者)眼中,尽管都是围绕“住”来提供服务的旅游住宿产品,尽管两个业态都有热情周到的管家、特色鲜明的在地文化,民宿似乎却更会俘获人心、成为“最有温度”的选择。

  “不是说,有个人天天站在那里对你笑或者嘘寒问暖,就能体现温度,这只是个基础。”吉晓祥认为,当谈论“温度”的时候,就需要分清楚民宿和酒店最本质的核心区别是什么。

微信图片_20190618174141.jpg

大乐之野官方提供 摄影/唐徐国

  通常来讲,人们选择传统酒店的行为往往是伴随差旅需求发生的——到上海出差,顺便住一晚酒店。吉晓祥将其称之为能解决“住一晚需求”的“工具”。一个称手的工具,首先在价格上是符合这个消费者的预算要求;其次是符合这个消费者的服务习惯,比如大堂的香氛、惯用的沐浴用品、舒适的床品等等一系列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

  而民宿是有故事的、且每家都是独家版本。从民宿的名字开始,到民宿别具一格的设计,包括从网络点评里面可追踪到每家店的管家名字、甚至一只网红店宠物,以及民宿的活动及其周边的游玩项目等等,这些都构成了客人选择民宿的初衷。

  “每个人选择一家民宿所关注的是民宿所产生出的内容。民宿是做内容的,这是我们跟大部分传统酒店的本质区别。”吉晓祥表示,在实际运营的过程中,消费需求通常都是被刺激出来的,民宿的内容往往能刺激到客人的需求,“管家和这个店、和这个客人所做那些活动、内容、在地文化的挖掘以及我能带你去干嘛,包括我们一只小宠物狗和你产生的关联,都让客人有了互动和沟通的载体。应该说,民宿的内容以及我们服务方式,配上管家这个人,共同产生民宿的温度感。”

 

Chapter 2

/

蚂蚁雄兵——民宿的奇迹与诚意

  在采访吉晓祥之前,我最初是从朋友口中得知大乐之野——酷酷的设计;小红书推荐的打卡地。而后特意去搜了下大乐之野的新闻,结果是行业报道还真是不多,但携程上的评论却让我眼前一亮——诸如“特别点名表扬我们的管家丽雯,小姐姐应该入行时间不算长,但非常用心,服务贴心,是这次让我们加分的一个大因素”这样的评价很多,管家姓名直接被客人喜提进点评的重要内容。这让我对大乐之野的“管家”充满了好奇。

  众所周知,“管家”起源于法国,融入更加考究的英国宫廷礼仪和细节,英式管家的职业理念和职责范围发展成为行业标准。起源于法国的国际金钥匙组织被现代酒店业广泛认可和接受。进入中国后,金钥匙服务已被国家旅游局列入国家星级饭店标准。目前来看,在一些大城市里,"金钥匙"委托代办服务往往被设置在酒店大堂,他们除了管理和协调好行李员和门童的工作外,还负责其他的礼宾服务等。管家服务更多服务于酒店的VIP或者重点客人。

  “管家这个岗位在民宿行业是个特殊的存在。因为民宿行业有个特点就是小而美;小的最大痛点就是成本考量。我们没有办法把每个岗位都聘用齐全,没有办法像传统酒店那样分工明确。我们的管家一般都会从预订开始到销售,从前台工作到客人服务,甚至维修、陪客人去玩等等全程参与、一对一服务。”吉晓祥坦言,民宿管家基本上都是一人兼多职,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存在。

  大象起舞,蚂蚁雄兵。毫无疑问,民宿行业的发展是依赖人来做运营的,无数个管家成就了一个有温度的民宿行业。从生意的角度来说,民宿中的每个微小的细胞都是自主的、灵动的、对整体有着决定性推动力。这一点,在服务之外,效果最显著的地方就体现在民宿的营销推广方面。

微信图片_20190618174137.jpg

大乐之野官方提供 摄影/唐徐国

  如果你去采访民宿主,他们中十有八九的人都会告诉你“我们没有花一分钱的推广费用”。换句话说,民宿不太花钱在OTA这种渠道上去做付费推广,更多是依赖于自身的营销系统来做销售转化的。以大乐之野为例,整个OTA比例不超过20%,80%来自于自营渠道。与酒店的自营渠道不同,民宿的自营渠道轻很多——不需要去自主研发APP、官网等等这些系统,而是将火力集中在电话和公众号——公众号捆绑微客栈的订房系统,同时捆绑会员系统。

  大乐之野的公众号有10万粉丝、会员系统有3万会员,还有无数个社群。旗下的每家店都有自己的官方微信号,每次客人入住,这个官号就会把管家、主理人、服务人员和客人一起拉群进行微信群服务;客人都会加官号,这些官号定期会露出推广内容。采访中,吉晓祥肆意滑动着他的微信,随之跳出来多个名为“大乐和他的朋友”的社群,“小野君平时会在群里跟客人互动交流,有时候客人还会@我,有时间的话,我也会去回复。我们推广方式都是很扁平化的,能够直达客户。”

  在吉晓祥看来,与以往简单粗暴不断重复的洗脑广告方式不同,如今在自媒体时代人们更愿意看内容——你这篇文章写得好,我愿意点进去阅读,阅读之后我再付费。现在的销售将不再是直接发广告说“促销大卖,只要199一晚”,而是要发个关于美好生活方式的帖子,比如说明天带着大家去打板栗,后天可以带大家去沙漠里滑沙,甚至与入住客人在平台上互动,转发他们发的照片,这种真实有趣的内容,通过口碑传播才是最好的广告。大乐之野每个店都努力做内容,并且将这些内容,借助各类小而美的平台渠道直接触达C端。

  “我们店里产生的各种内容,传递给人家看,有人会感动并传播,它就会很自然的转化成新的订单。自媒体帮我们发文章,包括你在小红书上搜到文章,我们都不用付费,这些传播达人或者平台,他们看到这个内容,觉得好,自然愿意帮我转发。我们给自媒体,最多的就是房券。所以,我们如果没有好内容的话,我去花这个钱,转化效果也很差;但当我们有这个好内容,慢慢慢慢我们就自己创造了这条直达客户的渠道链,我也就不用花这个钱了。”

  民宿要真的做得好,就得做内容。“尤其是像大乐之野这样偏向于乡村的民宿,它不像城市民宿或者景点景区民宿一样具有天然的流量,甚至很多乡村是没有太大特点和没有流量的,它就必须做内容才能吸引到客人。”

  但作为一个媒体人——货真价实的内容运营者,在今天的媒介环境中,我已经深深感受到了公众号和社群运营的巨大压力,其背后不仅仅是内容的出品,更多是的时间、耐心和服务精神的考验。正如吉晓祥所言“民宿行业蛮看人的,目前发展尤其蛮依赖人。一家店的主理人有多用心、能力有多强,可能直接决定这个店的经营状况”。

微信图片_20190618174133.jpg

大乐之野官方提供 摄影/唐徐国

  一直做内容又想做连锁,压力就会很大——运营成本高,太重,又会制约民宿连锁化的发展。所以,民宿行业里真正把点铺开去做的,其实不多,数都数得出来,大乐之野就是屈指可数的之一。

  民宿如此不易,做个民宿品牌就像养个孩子,所以,采访中,我就随口问了吉晓祥“别人怎么评价大乐之野,你会比较开心”。他的答案有点儿出乎意外——我觉得诚意很重要,做服务行业诚意很重要。“有个评价说,我们大乐之野是很有温度的、很用心、很有诚意的团队。”

 

Chapter 3

/

意外做了些好事,但这只是个开始

  雷蒙威廉斯在其著作《乡村与城市》的开篇写道:“Country”(乡村)与“City”(城市)是两个很有感染力的词,我们只需想一想它们代表了人类社会的多少经验,就会明白这一点。在英语中,“Country”可以表示一个国家,也可以表示一片“土地”;“the country”可以是整个社会,也可以是该社会中的乡村。而在中国,城市有根在乡村、乡村有中国人的乡愁。乡村等着人们去挖掘、重塑与复兴。

  正如夏农所说,“就像30年前国际品牌酒店教会了城市年轻人如何用国际通行的标准为国际客人服务,今天轮到城市的酒店人去到乡村,教会那里的年轻人如何用城市的标准在乡村里提供城市人满意的服务。这不仅是可以赚钱的生意,更是能够赢得尊重、实现理想的事业。”

  2012年,两个而立之年的同窗(“大乐之野”的创始人吉晓祥和杨默涵是同济大学城市规划专业的同学),决定到山里去盖房子,就从上海跑到了莫干山。很快,大乐之野第1家店在2013年开业,这一年史称民宿的元年,吉晓祥坦言,“伴随着元年的到来,全中国都对民宿有了重新的认识和疯狂的追捧。不得不承认,在这波追捧中,我们跟着时代浪潮也开了不少店。”

  可喜的是,大乐之野在发展的过程,还意外地做了一些好事:2013年,进入碧坞村,村里的人口不足20人,且大部分是老人;村里居民的家庭收入大约年均3-4万——砍毛竹、挖笋、采茶叶、做临时工为主要经济收入。2015年,大乐之野完成6栋别墅的民宿,吸引了部分当地村民返乡——年轻管家、中年阿姨,还来了一群五湖四海的外来务工人员——香港、广东、上海、杭州,村里有了年轻人,有了活力、有了热闹,部分本地村民的家庭收入提升。

  “民宿运营要能够持续吸引人,靠的是什么?靠的是我们所做的差异化内容,这个差异化是指乡村和城市的差异。我们想要在乡村做什么?那就是发现美好的地方,传递美好的生活,聚集美好的人。”吉晓祥认为,民宿是乡村复兴的入口,乡村复兴为民宿提供更好的内容生产机会;民宿,应该不止于宿,谦卑地与乡村自然文化达成更深层次的联结是民宿的发展方向。

微信图片_20190618174130.jpg

大乐之野官方提供 摄影/唐徐国

  吉晓祥曾多次公开指出,单单看民宿行业,是很难看透它的,民宿应该放在乡村旅游的大环境下去谈。每个乡村都有属于自己的在地的特点,随着民宿的发展,把这些特点挖出来之后,其背后的产业也得起来,每个乡村都要有自己的独特的产业。乡村复兴很重要的是产业的复兴,但现在国内乡村的产业链一直都没有特别好起来。举个例子,大家现在在做民宿,提供了入口,客人看到这个村子有一个好漂亮的房子就过来了;过来之后,他干嘛呢——最早的时候,就是过来躺在床上什么不用干,休闲休闲就行了,但是大家会发现客人的需求还是要被再刺激的、他的需求还可以升级的,会考虑在乡村能不能有更多不一样的体验,比如春天来插个秧、秋天来收稻子;甚至在未来还可以把农产品在民宿基础上包装一下,让更多的人吃到原始原味的有机的农产品。

  吉晓祥认为,民宿是个入口,是个起点,目前,通过资本运作能够在起点上先存活、还能赚点钱,也许完成后面深度挖掘之后,其背后的东西更值钱。这是一个挺巨大的市场。

Chapter 4

/

一次和吉晓祥的对话

微信图片_20190618174126.jpg

  迈点丹丹:民宿的管家都是多面手,而且大乐之野的管家团队都特别年轻、综合素质特别高。是什么样的体系培养出来这样管家团队?

  吉晓祥:整个公司架构上跟酒店是一样的。我们有背后的总公司,每个门店一般来说是三级——主理人、总管、管家,还有后台的清洁卫生工作的阿姨。当然,管家一般稍微有点细分——初级、中级、高级管家,但这个取决于店的规模。总公司是对主理人这个团队进行培训和管理的支持。

  迈点丹丹:总公司后面有哪些支持?

  吉晓祥:一方面是市场支持,包括品牌和销售。销售是传统意义上的销售。品牌会更加强调跟主理人的互动。因为主理人知道我们这个地方在地文化是什么,他们会在地体验有哪些故事,会和品牌做内容的部门进行互动,把这些内容给策划出来、给客人体验到,并且上到总公司公众号——专门承载我们所有输出的东西。相当于总公司有专业度,会做内容,会把策划建议给到主理人,主理人会结合地方上到底有哪些东西可以结合的去做这个活动。另一方面就是运营,也就是我们有SOP标准化部分。

  迈点丹丹:也有SOP?

  吉晓祥:必须得有!单店民宿是可以没有,老板说了算就行了,老板说我觉得这里不够干净就是不够干净,你给我擦干净就行了。但是当我们达到民宿连锁化的时候必须得有这样的SOP。制定SOP就是在标准化和个性化之间把握一个度。个性化更多的是由品牌来掌握的,它会对店里进行个性化的交流碰撞;运营,就是对标准化部分会定期质检、培训等等进行要求和互动。

  迈点丹丹:挑管家,会不会有一些跟酒店挑人不一样的地方,比较看重的一两个特质吗?比如这个人性格,一定要很外向。

  吉晓祥:倒不一定外向,因为我们管家会有各种个性,他的个性有些客户都很喜欢。像我们有的店管家都是很憨憨厚厚,你会看到那个店的评论都是小哥哥很憨厚、很暖,我们就支持个性化,没问题。

  但是有一点,我们在管家挑选上可能酒店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我们对他的综合能力或者应变能力会要求更高,我们对专业能力要求相对来说会降低一点、宽容一些。所谓综合能力就是你会察言观色。搞服务,你得会察言观色,你得会了解客户的需求,你能听得懂别人的话,这些都蛮重要的。你还会聊天,这些蛮重要的,这些技能有了,专业的那块可以通过总部SOP培训,会对他进行上岗再培训。

  另外,就是对于乡村和大自然要热爱,他愿意在这里释放自己的一些青春、要能够待得住,并且喜欢自然生活方式和客人互动的。去年到今年,我自己办了一个民宿学院,我们也跟专业院校合作,这个之前是没有的。

微信图片_20190618174123.jpg

  迈点丹丹:是不是有点儿像跟酒店的万豪班这种。

  吉晓祥:对对。给你看张旅游管理管培生实习志愿统计表,都是学生自己填写的哦。大乐之野成为了学生们的首选,很多人放弃了酒店的实习机会。我真的很自豪、很开心。

  迈点丹丹:老实说,民宿跟酒店的薪资相比,有差距吗?

  吉晓祥:差不多。甚至我们民宿,我觉得可能薪资成长的速度会优于很多酒店,因为我们空间和机会多,这个行业还是缺人的。民宿人才紧缺,现在很多都是做了一年、两年,一年半管家,他们就直接升到总管甚至主理人,这些人升到主理人和总管之后,他的收入基本上做到10万甚至更高。如果他是酒店的话,从基层做起的话,听说过熬的时间很久。

  迈点丹丹:高层的空缺位置非常少的。你们跟杭师大有11个实习生,这些人最后毕业实习完之后,有留下来做民宿的吗?

  吉晓祥:我们去年留了几个,有几个是换了其他民宿,他也是想多体验一下不同民宿,也有几个回城里了。

  迈点丹丹:城里也有民宿。

  吉晓祥:这行的确是不太容易,起步阶段还是属于朝阳阶段,很多规范性不是很到位,可能给员工的福利保障不像传统酒店这么系统化和全面化,我们都在积极摸索这块。

  迈点丹丹:在乡村旅游发展过程中,关于“聘请当地人”尤其是一线员工这个做法,有人说,这是很好的体验,因为我的客人来之后,可以吃一顿当地阿姨亲手做的饭菜,就会觉得很地道;另外一部分人觉得管理起来太头疼了,农村人职业度不够。民宿有这个问题吗?

  吉晓祥:我觉得两点都没错。这里面并不是说我有得选,我觉得很多时候做旅游都是没得选。

  2013年我们做第一家店的时候,根本找不到外面的人。我们去大学招聘,真的没有人睬你的。本村是招不到年轻人的,本村周边的年轻人也不会来——刚开始大多数民宿都是个体户,都是没有公司的,是不会有人来的。当时唯一招了一个管家,是香港小姑娘、酒店管理专业刚刚毕业、还是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干我们这行的都有这个特点),她正好跟我朋友认识,就介绍过来。她非常喜欢乡村的生活方式,所以参与进来。回到你刚才的问题,我们清洁工都找当地阿姨,你说的问题的确存在、没毛病,但我们必须要、也只能这么干,因为我招不到外面的人。随着这几年的发展,我们行业渐渐被认知到。我们现在有很多年轻人包括跟院校招了很多年轻人。

  这两部分人要互补的,不存在“我就喜欢A不喜欢B”。为什么互补呢?

  首先外面院校的年轻人、外面招来的人一般具有比较好的职业度,具有可培养的空间,同时他们对自己的职业发展是有诉求的。同时他们对城里人进行服务的时候,代沟也会少,不然没话题怎么服务。另外,本地回乡的和在本地就业的人也需要。因为你招不到这么多人,特别是做清洁卫生、烧菜烧饭这类的基础工作的人,基础工作的岗位还是得本地化解决。

  同时我们也会让每个项目渐渐本地化。因为外面来的那批人在乡村待久了都会出现一个问题待不住——不像城市灯红酒绿,花花世界,即使你有上升空间,你不想说我20岁、30岁就过上了隐居般的日子,他还要有朋友、有社交空间。

  即使外面来的人在单店工作,我们也会让他做一个地域上不同的店去工作;或者那些有上升需求,可以到总公司去做一些品牌内容策划、运营标准化制定的等等工作,有些垂直体系上的升迁或者调整。

  迈点丹丹:渐渐本地化,意味着要让在本地这群人能够待得住。

  吉晓祥:因为要服务时间久的话,本地本村的人或者本村回乡的人他才能待得久,他老家在这里,他才能待得住。不然让一个上海的年轻人,从25岁开始一直待到莫干山,这几乎不可能,他两年、三年极限了。

  但现在随着乡村发展之后,我们在本地渐渐本地化的人越来越多了。这些人包括本地本来没有出去的年轻人会在我们培训下变得渐渐更有国际视野、能够做到更好的服务。还有一种人是本村,已经去到国际化大都市去了,后来发现老家有这个工作,他就回乡了,这群人也是我们现在很主力的一部分人。别看每个乡村,每个乡村都有年轻人去到大城市工作的,也会有一定的学历水平等等,他会回乡。

  迈点丹丹:对,我朋友说老家有大片荷花和温泉,要回去把他家小楼改一改干民宿。

  吉晓祥:现在这部分人越来越多。这时候,整个乡村渐渐会复兴。你看台湾就是这样。我们的民宿元年是2013年,有那么一批人开始干这件事情,也就是说如果将来我们会发展成像台湾这样的乡村旅游状态,还有5到10年的路。哈哈,大陆一向速度比较快。

  迈点丹丹:大乐之野合伙人被称为是“五虎上将”,公司管理方面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吉晓祥:五个合伙人其实是五个股东,我们之间已经捆绑很深入了。

  从公司整体架构上来说我们其实有更多的二级合伙人计划。这源于我们想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大更好的发心。我们希望能够把总部的专业人员比如品牌专业的、运营专业的等变成合伙人;同时我们也希望每个店的主理人变成合伙人,这是所谓的二级合伙人计划。

  他们会分享到我们公司发展所带来的红利,我们会留一个股权激励池给他们,这个股权激励池一直穿透到在店的主管和主理人。总公司对单店持有大股东,但是单店还有小股东,与此同时,我们也会给到单店、给到主理人参与到单店的股份里,最终是形成比较大的合伙人池。

  迈点丹丹:酒店业这么做了,但离职率还是很高?

  吉晓祥:我不知道酒店是怎么做的?但有一点,酒店是体系化的,可能每个人是螺丝钉,虽然离职率高,但是他不影响酒店整体的发展。民宿行业蛮看人的,目前发展蛮依赖人,就是说,这个店主理人有多用心、能力有多强,可能直接决定这个店的运营状况。所以我们会做这样的架构设计,让这个店的主理人就把它当成自己的店来运作。

  迈点丹丹:你喜欢别人怎么评价大乐之野?

  吉晓祥:老实说,服务行业不太好做的。因为服务这个东西是无止境的,总有人满意、也总有人不满意。我觉得诚意很重要,做服务行业诚意很重要。我们一直做到现在,包括整个团队,特别是当客人对我们服务不太满意的时候,我是蛮难受的,我扪心自问我们是很认真的、很有诚意的在做这个事情。无论是服务还是我们在前期产品投入,我们对内容挖掘都是蛮有诚意的。

  我们有很多群,也有人会提出对我们不满意的、投诉的事情。当我们有粉丝会站出来为我们维护,他很认可我们这个产品,也认可我们的诚意。因为大家都知道你可能是会有缺陷的,没有一个服务是100分的,如果都是挑问题的话,对我来说是蛮难受的。所以,我觉得有些人能够认知到感受到我们的诚意,这点是最重要的。

  迈点丹丹:这个很难得。

  吉晓祥:我们真的和我们客人连接很深,当然也做不到跟每个客人都连接很深。我们现在毕竟两百间客房,每天有这么多人住,有些人可能不会那么主动,的确也有很多人会很主动地跟我们做交流,甚至加我微信,我们会有互动交流。我们跟他连接深度完全取决于这个客人的主动性。有些人的确会认可到我们的真诚,这点很重要。

  我记得以前有人这么评论说,我们整个管理层团队也好,创始人团队也好,给他最大感觉是很真诚,很真诚的人在做一个他们喜欢的事情,这个评价让我感觉到很开心。因为我知道我们无论做产品还是做服务,一定做不到100分,甚至80分不一定能够做到,但是有一点是这样的,我们在很真诚和用心地在做,有问题我们会改,这点评价是我比较喜欢的。

  迈点丹丹:如果有一天有酒店集团给你抛出了橄榄枝,你愿不愿意来接受?或者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把企业做成什么样子?

  吉晓祥:取决于方向。我们有自己的发展方向。

  我觉得在整个中国国内度假的非标住宿领域是有发展空间的,我们的方向是希望在这里能够再跑一跑。我们会做有流量的景点周边的市场,围绕着差异化的美好生活方式,把产品落下去,这个目标方向是不变的。如果在这个不变的方向上,任何酒店也好,还是平台也好,还是同行也好,产生合作或者共同去做事情的话,我觉得我们都接受。

  迈点丹丹:你最近在思考或者说在考虑的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吉晓祥:大乐将来的方向是做什么事情。

  迈点丹丹:有结论了吗?

  吉晓祥:我们会两条腿去走路。一条腿,民宿将来的发展在于目的地更深层次的乡村体验,而不是只是盖一个很漂亮的房子,盖完房子之后,怎么样再运营给到别人不一样的体验,这个方面一定是很重要的点,这就是我称为重的地方。我非常希望,未来大乐有几个比较好的模范的旗舰店的位置,把这个目的地做得更深入一点。另外一条腿,我们还会继续在不同地方去开店,我们后面会以输出管理为主,现在行业内有很多人想建民宿、但他们不会管不会做,我们品牌输出,帮他们解决这个事情。

  迈点丹丹:蛮期待未来民宿能跑出来比较大的有量级的公司出来。

  吉晓祥:挺难的。

  迈点丹丹:以前有人尝试过,但后来突然转型了。

  吉晓祥:跟政策,跟条件,跟非标都有关系。现在我们有时代优势包括政府政策配套,从业人员的壮大等。放眼十年前,你办客栈,从业人员就很少,你很难发展,市场也没有起来,到今天从业人员也看到,刚才从学校出来的人有一半是报名时我们的大乐之野。

微信图片_20190618174120.jpg

大乐之野官方提供 摄影/唐徐国

  迈点丹丹:您有提到民宿未来的方向肯定是宿集(民宿集群)的模式,但是大部分乡村都没有像江浙沪农村这么有钱、地理条件又好的、客流量非常大的条件。如果说未来要做连锁化的发展,有哪些区域是你们目前比较看好的。

  吉晓祥:大量布局的话,全中国能干这件事情就四个地方:长三角、西南、北京一带、珠三角。还有一个核心的景观资源/景区我们也会布,因为进店本身有差异化且有流量,但我们对这个景点品质和质量是有筛选的,不是流量很大就行的

  迈点丹丹:比如说像北京核心的一线城市地区,在后期扩张中会考虑收编存量改造物业吗?

  吉晓祥:会,我们对这块很感兴趣,这可能跟设计师本身有关系,我们11家店里大量都是把存量做改造的。存量改造本身在设计上很有趣,怎么样把一个不适合人居住的空间改成人居住空间,也很有话题性。

Chapter 5

/

采访手札

  这次专访约在一个民宿论坛,主办方也是相当有心——给每位分享嘉宾配了真人版现场演奏。吉晓祥的搭配是小提琴。主办方小姐姐告诉我,“因为小提琴是很严谨的乐器、当然也很浪漫,跟他是一个理工男出身、做出有情怀的项目和事务一样“。

  我回了两个字“到位”。这两个字也送给所有的民宿人。因为在我的心中,民宿人是相当不容易的——情怀满腹,又要兼顾商业,这是一个需要不断在感性和理性两端平衡取舍的漫长征程。坚持着的、活下来的、活得好,都值得被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很喜欢吉晓祥的分享主题——设计民宿,设计乡村生活方式。同样,也很期待“乡村复兴”之后的美好生活。

责任编辑 : 吴静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文为迈点网原创编撰,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分享至:
推荐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