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受践踏的民营企业与民众利益 江苏镇江扬中套路贷司法乱象何时止!

财经 · 财经导读 来源:搜狐新闻 作者:孙铭伯 字号 时间:2021-06-10 19:20    
摘要:遭受践踏的民营企业与民众利益 江苏镇江扬中套路贷司法乱象何时止! 2021-06-10 19:00 2021年3月中旬,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指导组吹响号角,扬中老百姓心中重新又燃起了希望。三年的……

2021年3月中旬,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指导组吹响号角,扬中老百姓心中重新又燃起了希望。三年的扫黑除恶,老百姓苦苦投诉举报数年,各种司法冤假错案得不到纠正,黑恶势力继续猖狂!只有28.5万人口的扬中小岛,地方政府债务亏损1000多亿,(扬中并没有发展,钱干什么了?)曾经排在前列的百强县怎会沦落到这个地步。究其原因,在于民营企业和经济一直受到社会黑恶势力的迫害,政治生态金融秩序紊乱,严重困扰和阻碍了扬中经济的发展。深层次的原因是:司法机关关键执法人员和部分党政领导与社会黑恶势力相互勾结,形成了事实上的利益共同体,主动充当社会黑恶势力的打手保护伞和保护网,造成民营企业和老百姓遭受迫害,有理有证据得不到司法的保护,有冤得不到申诉,这在扬中已是常态化的现象。群众的满意度在全省倒数垫底。人民的利益得不到公正公平公开的保护,这与地方政治生态问题密不可分。

上海、江苏镇江张聚德调查走笔据投诉人郭根华反映,2020年9月14号扬中市人民法院(2020)苏1182民再8号和(2020)苏1182民再9号两个案件再审判决陈玉龙和姚婷涉嫌“套路贷”虚假诉讼。关于陈玉龙套用银行贷款高利转贷案件,涉案金额不仅仅是本案的600万一笔,据查另外还有数起更大的涉案。高利转贷罪已经查实,犯罪数额巨大,2020年10月扬中公安对其取保候审,移送检查机关。作为本案件的负责人,扬中公安局经侦大队原大队长黄良保对陈玉龙高利转贷案敷衍了事,不侦查,不深挖。口口声声说已对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然陈玉龙在这期间屡屡到处外出,逍遥法外。提供陈玉龙转移资产、串供、毁灭证据的机会和时间。种种迹象表明:取保候审措施可能也是一个虚名?(欺上瞒下)。2020年12月底陈玉龙套路贷虚假诉讼材料已经移送扬中市公安局,按照先刑后民原则,扬中公安至今没有立案。受害人多次询问案件进展情况,本案负责人(扬中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李元国)一直敷衍当事人,有案不立,压案不查,有罪不究,是谁给予他们这么大的权利和胆量,人民利益岂容践踏?受害人2021年5月25号到扬中市人民检察院了解案情,市检察院侦察监督科科长包信东轻描淡写的回复说:没有造成国家的损失,不予起诉。

真是奇谈怪论,高利转贷这个是行为犯罪(不是结果犯罪,是否造成银行损失不是犯罪的构成要件)。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而且犯罪金额巨大。不管从行为本质、法律依据、危害后果看,都必须立案定罪,知法犯法,枉法裁判。
没有造成国家的损失,人民群众的损失就不是损失吗?宪法赋予公民的财产应得到保护。《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把国家和人民混淆不清,把国家利益与人民利益形成对立,这种连基本的政治觉悟黑白不分的人怎么会成为人民的检察官?难怪扬中受害老百姓的呐喊声不断,高利贷盛行!大小黑道盛行,雇凶杀人不追究,甚至凶杀案也可以在公安调解?(杀人抛尸不入罪,不做法医鉴定,80万元公安可以私了),三年扫黑除恶,扬中没有一个保护伞?怪哉,真正的保护伞抱团联保才是罪魁祸首。投诉人王惠忠愤怒的控诉:江苏昱星公司巨额财产被非法侵吞,近亿元资产被黑恶团伙陈玉龙、张林等人及扬中农商银行法务人员陈海霞,勾结扬中法院不良法官陈明、林星,违法贱卖昱星公司财产,串通镇江市中级法院指使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曹勇、张凯、钱晓龙和破产管理人镇江江城律师事务所弄虚作假、胡作非为强推昱星公司破产案,扬中市检察院虽确认扬中市法院未委托司法评估机构评估拍卖案涉土地、厂房的行为违法,却不抗诉纠错,最终导致昱星公司上亿资产以1300多万元被违法贱卖和非法侵吞。多年来,昱星公司投资者及债权人一直在奋起抗争和投诉,但在镇江、扬中根本就是屁用没有,(公检法)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投诉人陈恒卫了解到:他被逼担保的案子本金500万元的标的,扬中法院保全法官姚志刚能出具裁定非法查封他们名下近1.5亿的资产,违法超标30倍查封。这是陈玉龙团伙与扬中市人民法院陈明等人利用公权力非法迫害当事人的圈套,本金500万元标的的执行案,在案外担保人王某已经事先还款500万元之后,执行局法官草率拍卖他们上海别墅,在拍卖款和担保人代付款扣除相关费用后已经足额付清应诉案值,且还有多余的情况下,张卫国、周良国不但不准备结案,反而又合谋非法执行当事人位于上海陆家嘴的450平方的公寓楼,合计执行了2500万元。

扬中法院沦落成了陈玉龙的讨债公司? 陈明、张卫国、周良国部分法官成了陈玉龙的穿制服的职业打手?
在本案执行过程中,陈玉龙团伙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利用法院的公权力,违法出警。陈明私自出警帮助陈玉龙敲诈勒索,非法拘禁,非法抢占投诉人名下的三千万元美国股票资产。当事人强烈请求纪检机关查明真相,把当天涉黑的法官绳之以法,让公正公平天下大明。由于投诉人在镇江扫黑办连续举报陈玉龙抢夺股票之事,2020年8月27日在公安协调后陈玉龙把三千万股票原件还给了投诉人。然而,扬中法院部分法官却目无法纪,一意孤行,跟党中央的扫黑除恶大环境对着干。2020年10月27日,在法院已超额查封当事人资产的情况下,张卫国等不良法官违法查封投诉人三千万股票(该股票为境外股票),详见(2019)苏1182执2407号《执行裁定书》。在我国与美国并未缔结涉及相互承认和执行法院裁决的国际条约的前提下,违法冻结投诉人的境外美国资产,为所欲为!胆子大,简直开创中国法院执行之先河了。但凡老百姓不懂点法律,就任凭其摆布、被玩弄于股掌。举报人杨怀本控告:2018初向扬中市公安局长吴明成当面举报,黑恶势力企业扬中的通灵股份老板严荣飞、李前进父婿两为了独占合作人杨坏本巨额利益,花费贰佰万元在南通雇佣黑社会来扬中对杨坏本跟踪追杀制造车祸(证据有1、第一批投案者的录音,敲诈短片,撞车等,2、扬中刑警队半月后的案情进展通报公开录音,3、第二批黑社会人员跟踪被八桥派出所人员抓获,但很快放了。现在已被南通警方抓获并交代认识李前进。4、大量认证物证等等)可惜的是在扬中公安局赵成祥副局长、葛XX副局长、孙小平所长等人操作之下,一个月后吴明成就成了严荣飞、李前进黑恶团伙的座上宾(因为严、李二人有的是钱)保护伞。而扬中市刑大一些官员有权有势也变成了坚定的护黑护恶的保护伞,无耻地为黑恶势力脱罪洗白,特别是中队长钱振文更是个“苍蝇”。在诚和商务起诉扬中通灵公司公然侵占20%股权一案中,扬中法院法官黄良民、丁剑峰,镇江中级法院法官戴晓东、合议庭成员朱宝华、沈荷、书记员韦伟,这群肮脏的法官都是在没有任何法理证据之下,明目张胆猖狂地胡编乱造、颠倒黑白、牛头不对马嘴、目无国法莫须有判案,他们就是人民法院中的一群卑鄙无耻下流之徒,真正的是一群祸国殃民、作恶多端、贪赃枉法的所谓的“人民法官”(百度搜:扬中法治生态已被扬中大量的有权有势的贪官污吏破坏,严重影响民生安全。

2012年至2013年间,扬中企业:镇江浩宇能源新材料有限公司隐瞒其企业在江苏淮安市洪泽县白马湖严重环境污染犯罪事实(当时直接责任人股东张国平被判刑,通过当时洪泽县公安局局长任乐翔关系未追究企业和法人刑事责任),隐瞒其自身企业无生产技术和能力、更没有技术创新的事实,在扬中有关职能部门配合下,骗取国家“科技创新 环境保护”奖励资金850万元,扬中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缪剑在2017年9月7日接到书面举报后,以工作忙为由两年未立案查处,缪剑调任扬中政法委副书记后刑警大队更是压案不查。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中央督导组交办后,扬中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钱振文以有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为由,没有按照移交程序将案件线索移送扬中纪委监察委,扬中纪委监察委(办案人:黄峰 殷学鹏 冷家勇)认为是诈骗案件,应该由公安管辖,不接受公安移送,理由是诈骗案件查办过程中牵涉国家工作人员违法犯罪公安才可移送。扬中公安局又上交给扬中市委扫黑办。当时承办民警钱振文说要环保局报案才受理,个人举报没用(有录音)长期压案不查。向省委指导组电话和书面反映7次,扬中公安局敷衍塞责,督察大队胡静还反问举报人立什么案,不是刑事案件。即使不是诈骗刑事案件,也应该移送纪委监察委。同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公益诉讼并追回不当得利。他们就是竭尽所能,压案不查,给了犯罪嫌疑人串供和伪造证据的空间。
大家都知道2021年4月底东方卫视6位知名主持人参加劣迹富豪生日宴被严惩之事,上海昔日富商周正毅曾两次服刑,劣迹斑斑。这是对媒体人的失去基本底线敲响的警钟。陈玉龙是何许人也?扬中部分官员给他保驾护航,不妨来剖析一番----
1、年轻时偷国企(扬中八桥农具厂)的图纸私下倒卖,损害企业利益,谋取私利
2、2003年左右巨额行贿浙江秦山核电站采购人员,对方采购经理被判刑,供出陈玉龙行贿事实,浙江公检部门到扬中抓捕陈玉龙归案时,结果陈玉龙出钱,被时任扬中检察院检察长景双彬利用公权力阻止摆平;
3、高利转贷,多次套用银行信用资金,以转贷牟利为目的,金额巨大,扰乱金融秩序。
4、套路贷虚假诉讼,非法经营罪。长期以投资担保、公司放贷、民间借贷等名义,变相借贷给投诉人及公司,迫使投诉人及家人和公司签订各种居间合同、服务合同,变相垒高债务。高利贷、套路贷涉及数百人、数十家企业之多。对涉及的企业明为投资,实为高利放贷,是典型的职业放贷,高利放贷行为。涉案人员之广、金额之大、范围之广、诉讼调解案件之多、社会危害之深,陈玉龙至今仍然逍遥法外。
5、侵吞国有资产,造成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中饱私囊。购买国税大楼在竞拍、退税中玩尽猫腻,光骗取退税就有几百万,致使国有资产流失上千万。利用地方国有大航集团玩资本放高利贷,获利所得全部套到个人腰包,亏本都是由大航变相兜底。这成为陈玉龙腐蚀贿赂官员的摇钱树,官商利益共同体。
6、明目张胆的偷税逃税,陈玉龙不管是转卖企业,还是高利放贷,纳税在他看来就是个笑话。大数据时代,一查就水落石出,干多少坏事总是要还的。
7、腐蚀拉拢当地官员、公职人员,私设资金池,(当地公检法部分司法官员的资金都进到了陈玉龙的资金池),非法高利放贷,成为利益共同体;媒体多次报道涉及的人员不妨罗列一下:陈明、黄子来、缪剑、王成明,冯太(冯锦跃)、庄旭、姚景源、景双彬----。
8、陈玉龙早就拥有澳大利亚绿卡,而且到处炫耀。陈玉龙自己在多种场合表功,扬中领导到澳大利亚所谓的海外考察都是他全程接待买单。这种人怎么当选的扬中市人大代表?这样劣迹斑斑的拥有澳大利亚绿卡的人代表了谁的利益?(这是对扬中政治生态的严重破坏与嘲弄)

近年来江苏镇江地区陈玉龙非法放贷促成数十家企业公司破产及近百个人投诉相关报道,足以反映出该地区的司法生态环境问题,应该引起各级领导、司法界及社会相关人士高度关注扬中套路贷司法乱象。对涉案人员举报的情况应重视过问,对举报的问题能做到依法调查核实,对不法分子依法惩处,对造成该错案的责任人、失职、渎职的行为依法追责,为镇江地区民营企业的发展营造一个良好的营商环境。(编辑:孙铭伯)


责任编辑 : Jack

免责声明 : 本网部分类容来源网络,转载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文章对您造成伤害,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本文为搜狐新闻原创编撰,转载前请获得授权,转载后请注明出处!
分享至:
推荐 收藏